疫情下的德国二战结束纪念日:此刻孤寂恍若1945年_1

疫情下的德国二战结束纪念日:此刻孤寂恍若1945年
疫情下的德国二战结束75周年纪念日:“此刻孤寂恍若1945年”  中新社柏林5月8日电 (记者 彭大伟)1945年5月8日,纳粹德国投降。75年后的今天,德国原本计划以隆重的仪式去纪念盟军从纳粹手中解放这个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正式止战,新冠疫情的暴发却让人们不得不略去了绝大部分纪念计划。当地时间5月8日,德国总统、总理等少数政要出席了纪念二战结束75周年的简短仪式。图为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战争与暴政牺牲者纪念馆内象征二战中平民所受苦难的珂勒惠支“母亲与亡子”雕像前摆放着由德国总统等政要献上的花圈。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8日中午,德国总统、总理、联邦议会上下两院议长和联邦宪法法院院长五人来到纪念战争与暴政死难者的柏林新岗哨献花圈。  与此前计划在国会大厦前举行的有1000名观众、500名各国青少年出席的盛大纪念活动相比,当天仅由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面对没有观众的广场发表了演说。其余四家德国宪法机关的负责人围坐在施泰因迈尔两旁,按照防疫要求间隔了1.5米以上的距离。  施泰因迈尔说,疫情迫使德国只能独自庆祝,“无法与那些对我们很重要、充满感激的人在一起。”  “此刻的孤寂或许让我们短暂地回到1945年5月8日。当时德国人真的是形单影只。”施泰因迈尔说,那时的德国处在军事占领之下,政治和经济跌到了谷底,道德上彻底破产。“我们曾经让自己与整个世界为敌。”图为柏林德意志历史博物馆正在线上展出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手稿。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战后德国展开了对罪行的清算和反思,并持续至今。德国总理府官网当天发文指出,持续近六年的战争夺走了超过六千万人的生命,当中有约六百万犹太人。“永远使对战争及其灾难性后果的记忆不陷入沉睡,德国将之作为自身的任务。”  “永远不可遗忘因纳粹政权发起的战争所造成的成百上千万死难者和不可估量的苦难。”文章写道。图为柏林德意志历史博物馆即将推出的“汉娜·阿伦特与二十世纪”展。阿伦特因其对大屠杀根源的探究而闻名于世。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根据柏林“解封”安排,新岗哨一旁的德意志历史博物馆11日将重新开放。重开的首个实体展览便是“汉娜·阿伦特与20世纪”。  犹太裔思想家阿伦特曾赴以色列报道对纳粹刽子手艾希曼的审判。她后来在著作中探究了“平庸的恶”与大屠杀之间的关联。德意志历史博物馆馆长格罗斯形容阿伦特“追问了历史洞察力在大屠杀之后能有何作为”。  该馆的另一常设展则正在线展示犹太女性斯海因迪·埃伦瓦尔德在纳粹1944年占领匈牙利后写下的手稿,一行行文字记录了纳粹军队对犹太人的残酷迫害。斯海因迪·埃伦瓦尔德全家后来被运往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她的祖父母、双亲和姊妹均惨死在集中营内,仅她一人幸存。图为柏林市内一处建筑门前几块刻有在二战期间遭杀害的犹太人姓名的“绊脚石”,其中一位死于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走在柏林街头,许多建筑物门前地面上能见到黄铜打造的“绊脚石”,每块都刻有曾居住在此、二战期间遭到迫害的人名和生卒年月,以及其最终命运。截至2019年12月,由德国艺术家冈特·德姆尼希发起的这一项目已在德国和欧洲各国近2000座市镇安放了7.5万块“绊脚石”。8日这天,一些“绊脚石”前被人摆上了鲜花。  “我们自身也参与了这场解放,这是内心的解放。它并非完成于1945年5月8日,也非数日之功。恰恰相反,这是一条漫长而痛苦的道路。”施泰因迈尔说,当年德国是被外力解放,如今德国人则必须自我解放。他表示,“自我解放”是要免于新一轮民族主义的诱惑,免于国与国之间的不信任、壁垒和敌意等。图为一位男子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战争与暴政牺牲者纪念馆前凭吊。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施泰因迈尔提醒,“永不重来”是德国在战后的誓言,但这句话对德国人而言首先意味着“永不再独行”。他强调,如果欧盟在疫情中和疫情结束后不能团结一致,“那我们就愧对了5月8日这个日子。如果欧盟失败了,那‘永不重来’也就宣告失败!”  “解封”并不意味着疫情的远去。8日晚,德国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人数突破17万,其与主要邻国间的边境管控将至少执行至5月15日,而欧盟实施的“封盟令”当天也被延长至6月15日。战后欧洲为确保长治久安而开启的一体化进程,还将在与病毒的长期抗争中蹒跚前行。(完) 【编辑:李骏】